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赛车

1赛车的记忆碎片

2018-06-08 10:19编辑:中茵股份有限公司人气:


八十年代的王泰兴(左)和宋世雄(右)

流水他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,塞纳去世以后我对F-1的兴趣骤减,虽然依然关注赛况,但年少轻狂的激情已经没有了。舒马赫横空出世后我曾对他刮目相看,他和塞纳颇有几分相像,最终的命运也同样悲情。大概赛车场上的“霹雳火”,最终都会遭遇意外吧。我成了一名体育记者,在编辑国际新闻时,经常接触F-1的稿件,我慢慢有点知道赛车了,不仅仅是杆位,不仅仅是涡轮增压,还有更专业的名词。但学生时代对赛车的激情已经找不回来了。2014年我作为特派记者到巴西采访世界杯,我四处打听塞纳墓地的所在,脑海里始终想着那首戴望舒写给萧红的小诗:“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,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,我等待着,长夜漫漫,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。”可惜,塞纳的墓在圣保罗的郊外,而我的驻地在里约热内卢,每天的采访任务都很重,公务缠身毕竟不自由,等了一个月,还是没能抽出空来。上海到巴西的距离是喷气式飞机三十小时,我走了三十小时寂寞的长途,终于没能到塞纳的头边放一束红山茶。那么远的路途,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。

(来源:网络整理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joinin-holding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我们这一代人的腾讯

我们这一代人的腾讯